感谢各位演讲者・促进者・参加者的配合

感谢各位演讲者・促进者・参加者的配合

第一次亚洲聚焦国际会议大会会长 池見 阳

 

非常感谢您做为演讲者・促进者・参加者,参与进我们的第一次亚洲聚焦国际会议(AFIC)。正如我们在官方网站中 CONCEPT页面上提到的那样,AFIC是一个挑战,而那个挑战就是语言的阻碍。此次大会我们不会雇佣专业的翻译人士,所以说我们交流的方式与态度并不是“把它交给翻译吧”,演讲者・促进者・参加者间的相互理解与配合才是使大会顺利进行的关键要素。希望每一位参与到此次大会的成员,都能够理解这样的宗旨,并感谢各位的积极配合。

通常的学术发表会设置“主席”、“主持人”之类的角色,但是本次大会将设置“推进者”这样一个存在。“推进者”对于跨越语言的阻碍这一过程将起到很大的帮助。以我自身在海外演讲的经验为例,特别是在日语与英语都不通用的地方,我常常会有“我真正想表达的意思确确实实传达给听众们了吗?”这样的担心。翻译人员的工作只是翻译,起不到这之上的作用。如果我说“各位,我所讲的意思大家理解的如何?”那么翻译就会把这句话原原本本的译给大家,如果翻译人员在那句话之外再多说些什么的话就有超越职责的顾虑了。但是如果是主持人(本次大会的促进者)的话,是可以稍微摄入并推进一下互动情况的。比如对演讲者说,“现在的状况,好像有些传达的不够明确,不如我们尝试换一种说法来进一步解释?”或者直接与观众交流“您看起来有些困惑,怎么样?感觉有什么理解不到位的地方吗?”,再或者,在直译无法表现出某一专业术语的含义之时,“现在,演讲者所提到的某某一词,是有什么什么样的背景的”进行补充性说明和解释也是可以的。对于演讲者来说,促进者的存在是很大的帮助和鼓舞。

那么,本次大会是如何落实此方针的呢?以本次大会的实际情况来说,确实是每一个发表的状况都不尽相同。比如说,演讲者的母语、发表时使用的语言并不是相同的。进行演讲的房间也是,从可容纳15人的小房间到100人以上的大厅,大小不等。100人以上的会场的话,就是偏向讲演形式的发表,如果只有10人左右参加的小型发表的话,就比较接近恳谈模式了。还有,是讲义方式进行呢或是以小组活动方式开展互动,这些都会有很大的差别。因此,一概而论的去让促进者“做这个做那个”的方针很难成立。

然而,不论什么样的情况,有一点是可以一言以概之的。那就是“每一个发表都是演讲者与促进者还有参加者全体人员相互合作而产生出来的。”在这里,演讲者和促进者会进行事先的联络沟通,一起思考和讨论出合适的发表形式。其次,希望参加者也不是只被动的做听众,能够积极的参与到互动当中来。在这里举一个例子,我曾作为促进者参与过一个海外的为期4天的Interest集团活动,当大家一起讨论时遇到中方的参与者无法理解的关键词时,日本的参与者在白板上尝试用日语表达方式的汉字写出了一个词,看后中国的参与者也都明白了。像这样,遇到不是很明确意思的英语时,中国和日本的参与者们就在白板上面相互写一些汉字,来促进彼此的交流和理解。正如此,每一位成员都参与其中,所有人一起相互配合是非常重要的理念,这需要我们大家共同的努力。

 

PAGE TOP